当前位置:首页>戒毒研究>戒治典型

一例人际关系障碍强戒学员的音乐治疗

一例人际关系障碍强戒学员的音乐治疗

湖南省戒毒管理局   hnjdj.hunan.gov.cn   发布日期:2016-05-16 【 字体:

报、报、报告……

循声望去,只见一名学员怯怯地站在咨询室门口,我将征询的目光转向他身后的民警——这就是您在电话中  所说的那位入所半年的“自闭症”学员张某某吗?!

 “请进!”我连忙起身迎上去,只见张某某抬了抬腿,结果却似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 ;直到我连续发出三声“请进”,张某某方才缓缓向前数步站在咨询椅跟前,又是数声“请坐”后方才坐下;然后紧抱双膝、双目低垂地蜷缩在椅子上,时而做出向后移的动作。

我一边泡茶,一边观察着张某某的神态,随手将电脑桌面的轻音乐打开,并将音量调制最低。

在《至爱丽丝》的幽美旋律中,我开始了自我介绍并对咨询工作的性质和目的进行简单的解释说明。几分钟后,张某某调整了一下坐姿,抬头望了我一眼,开始回应我的询问:

“第一次吸食海洛因大约是在1998年,十二三岁的样子……这一次是溜冰,曾经因为盗窃服刑一年;

总是听到有人在说自己,不敢去看是否真的有人在说自己,总是感到特别紧张;

以前服刑时经常被别人恐吓,这里没有人威胁我;入所两个月时打过一架:对方平时总是针对我,又一次听到他骂娘,就打起来了;我从小就没与人打过架,但在这里总感觉有一种冲动……

面对询问,张某某的回答总是低缓简短,略有口吃;总是在眨眼或吞咽;刚开始时有不很明显的身体颤抖,随着问题的深入,颤抖加剧甚至浑身如同筛糠一般。我决定暂停交流,进行催眠放松治疗。

催眠放松中,张某某时有吞咽动作;催眠音乐停止、唤醒提示尚未开始时,张某某猛然做起,说明并未完全放松。

催眠结束后,继续心理辅导,要求他不要过于关注别人的言行或评价,尽可能地试着加入到集体之中,然后预约3天后继续咨询。此时未见张某某有眨眼、颤抖等症状。

第一次咨询耗时80分钟。张某某给我的初步印象为焦虑症之人际恐惧,催眠放松治疗对消除其躯体症状效果明显,但要彻底缓解,还需探究症状后面的深层次原因。

第二次来到心理咨询室,张某某的神态较自然,自述刚才在参加两个中队之间的篮球对抗赛,感觉好极了。

伴随着一曲《平湖落雁》,在我的关切注视与言语鼓励下,张某某开始了自我探索:“我经常会有幻觉,比如与人说话后过数分钟仍感觉听到别人在说话;与您交流后,感觉好像听到别人在说我有什么问题;还有就是疑心重,总觉得别人在议论我,在说我的坏话。”

我在详细地解释了幻觉、多疑与吸毒行为的关系之后,又通过面质帮助张某某领悟到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,不可能所有人都时刻在关注你、议论你,别人没有这个闲心,也没有这个时间”,然后告诉他要学会察觉自己的幻觉或多疑思维,每当这些反常症状出现时,来一个思维阻断,在心里对自己大喝一声“停”,然后告诉自己“这不是真的,这不过是幻觉或是自己的猜测而已”,使自己迅速从幻觉或多疑状态中摆脱出来。

咨询中,张某某时而搓手、时而握拳,言语间常有磕巴、词不达意,虽未见身体颤抖。但有必要再次进行催眠放松治疗。在催眠中,未见张某某有吞咽等紧张性反应,唤醒后精神状态较好。

催眠结束后继续进行深层次的探索:“想问题多了就头痛得厉害,脑袋里灌了脓一样,有一种要掉下来的感觉;最大的压力来源于无法言语的动作,每当别人做一个动作,总是不由自主地去想这个动作代表什么意思呢?对我会有什么不利呢?在拘留所时,给我做检查的医生说我的思维‘与别人不一样’,我是不是精神分裂了?”

“思虑过度则大脑供血不足,会引起头痛,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;不良的心理暗示加剧了你的疑虑,没有人能一眼看穿别人的思维,你的症状主要是多疑心理,是自我牵连倾向,所以你要说‘停,那不是真实的’,做好自己就行了,做好自己应当做的事就行了……”

做完解释性辅导后,我准备约定下次咨询时间。此时,张某某却表现出意犹未尽。这或许是一个探知症状后面的深层次原因的有利时机,于是继续咨询,计划的70分钟咨询时间则延续到100分钟。

“我从小到大从不偷盗。我不过是帮别人保管了寄存在我住房里的摩托车,却被定为盗窃共犯,不知是被人害了还是被冤枉了……

这次已经有几个月不吸毒了,回家后从不外出。接了一个朋友的电话第一次出去玩,当晚就被抓了,总觉得是被‘带笼子’了,当晚在拘留所,我出现了幻觉……

在倾听了张某某的讲述后,我们进一步探讨了“冰”与幻觉、多疑、攻击冲动等症状之间的关系,并简要告知:“你的人际交往困难或许就是源于你的这些‘受伤’经历,请你认真思考一下,下次咨询时我们再一起探讨这个问题。”

四天后,张某某如约来到心理咨询室。

首先进行40分钟的催眠放松治疗,然后进行咨询。交流中,张某某神态较自然,能主动叙述和积极回应。

“这几天我仔细地思考了您留下的问题。我对人的不信任,也许真的是源于那两次经历,也许是别人的原因,但没有直接的证据,或许纯粹是自己的猜疑而已,自己不做、不参与,又怎么会被查处呢!

您传授的‘思维阻断’技术我也在尝试着运用。有几次我觉得别人的眼神、动作、言语都好像是针对我来的,我差一点就要发作,这时候我脑海里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:‘停!这不是真的,这不过是自己的猜测而已!’然后我狠狠地揪了一下自己的大腿……

但是,我还是不知道该如何与他们交往。记得我刚入所时,有老乡关心我、帮助我,我很感激他们。后来有几个人开始向我借钱,我情愿自己少用甚至不用也要借给别人。可后来还钱时就不爽快了,家里来了钱也只是10元、20元的还,甚至还说‘我不还你又怎么样’的话,我心里很不舒服却又拉不下脸来。

小时候,爷爷对我要求很严,他是退伍军人,我抱了别人家的柴禾都要罚跪反省,爷爷总是教育我做人要坦诚、大度,可我现在却不知道究竟该怎样做人了……”

听了张某某的故事后,我们围绕“人际交往”主题进行了深入讨论,并达成了共识:

做人要坦诚。一是要发自真心地善待他人,二是要有策略地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和感受。对于有些人,要委婉地对他说:“你这样做,我感觉很不舒服,如果继续如此,我们的友谊恐怕难以长久。”

老子说“以德报德,以直报怨”。要交益友,对于那些总是利用别人的善良来谋取利益的人,要学会保持距离。如果他能够从善如流,那就用你的真诚去劝诫他;如果他仍然我行我素,那就暂时宽恕他,因为他终究会受到生活的惩罚。

对于生活中的人和事,我们要学会理解、接纳、包容,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,我们不会因为吃到过一粒沙子就从此不再吃饭,当然也不能因为曾经受过几次伤害而猜疑、拒绝所有的人。

通过三次催眠放松治疗与咨询,张某某的症状已然得到缓解,已经学会如何识别和阻断那些负性思维,而对于“如何与人交往”的问题,也有了新的领悟,并决定独自开始新的行动。

此后的第七天和第十五天,我又做了两次回访。张某某告诉我:“这段时间,通过运用“思维阻断”技术,发现那些负性思维打扰自己的次数比以前少多了,自己的心情也一天天好起来;自己一直坚持每天做两次以上放松练习,现在已经能够快速自如地调节自己的情绪了,与人交往也不再总是紧张害怕了。” 省白泥湖强制隔离戒毒所  熊建清

分享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