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动态信息

新湖南:军人本色耀警营——走进岳阳市强戒所

新湖南:军人本色耀警营——走进岳阳市强戒所

湖南省戒毒管理局   hnjdj.hunan.gov.cn   发布日期:2017-08-11 【 字体:

  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徐亚平 通讯员 彭金辉

  昔日军中娇子,今朝警中精英。721日,解放军建军90周年前夕,记者走进岳阳市强制隔离戒毒所,走近几位有从军经历的戒毒警察,探寻他们亦军亦警的多彩人生。 

  “戒毒工作也是技术活” 

  熊灿辉,一个敦厚结实的中年汉子,毕业于西安空军工程学院,曾在空军航空兵某部任技术干部10多年,于2004年转业至戒毒所。  

  入警之初,熊灿辉发现民警只注重管住戒毒人员不违规违纪,至于是否真心想戒毒、能不能戒除毒瘾却少关心。他认为这样的管理过于粗放。  

  日常管理中,他试着与戒毒人员交流,通过细致观察和耐心谈话,走进戒毒人员的内心。民警们渐渐发现,来大队不到一年的熊灿辉管理的戒毒人员,比老民警管理的都要听话。  

  2011年初,熊灿辉担任戒毒所教育科科长,负责对戒毒人员的政治文化教育。他自学考取三级心理咨询师资格,并在全所推广对戒毒人员的心理矫治,戒治质量明显提升,实现了70%以上的戒毒人员从“要我戒毒”到“我要戒毒”的转变。  

  “戒毒工作也是技术活,‘矫心’是让戒毒人员摆脱毒瘾的根本。”熊灿辉摸索出了行之有效的教育戒治“技术”,戒毒人员传统文化教育、体能康复活动开展得有声有色。  

  201711月,熊灿辉被任命为戒毒所副所长,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。 

   

  “担当是男人的本分” 

  苏剑,1993年从海军南海舰队退伍后,进入戒毒所工作,现任该所五大队大队长。  

  五大队有150多名戒毒人员,民警只有11名,每晚得有3名民警在大队通宵值班。别人是晚上值班后白天可以休息,作为大队长的他,却总因各种事而无法安心休息——戒毒人员不安心,他得找他们谈话;年轻民警培训、结婚,他带头顶班,年均加班总在1700小时以上。民警谢爱民说:“苏大队长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。”  

  2009年,对苏剑来说是无比艰难的一年。3月、7月,母亲和父亲分别因患尿毒症、中风而住医;11月,原本生活不能自理的弟弟因不慎摔伤而住院。妻子要照顾年幼的孩子,妹妹在长沙,照顾3位病人的重担一下子落到了苏剑肩上。除了工作,他就是家里、医院几头跑,而单位离岳阳有近50公里。  

  2013年至今年1月,3位亲人先后离世,让苏剑有一种心身被掏空的感觉。“我愿意他们还活着,为父母、兄弟奔忙,虽苦却是幸福。”重压之下从不流泪的他,眼中闪着泪光,“担当是男人的本分,上无愧国家,下无愧父母亲人。” 

  “警察,是军人梦的延伸” 

  李霜,90后,2015年从空军某部退伍,同年通过省公务员招考,成为一名戒毒警察。  

  戒毒警察每天重复着带班、值班备勤等工作;虽然每天都佩戴着武装带、警棍、对讲机等单警装备,但几乎没用过;民警上班可不是传说中的8小时制,而且工作场所没有网络,不得携带手机……  

  后悔过选择戒毒警察吗?“迷茫过,但没有后悔过。”李霜憨厚一笑。几乎与世隔绝的环境,正好让他静下心来学习业务。一本厚厚的《戒毒工作法律法规》,他看得滚瓜烂熟;良好军体素质,让他在组织戒毒人员队列训练中有了用武之地。  

  少年壮志不言愁。短短2年,李霜就历练成戒毒工作“小专家”:他带的分队,戒毒人员违纪率全所最低;他训练的篮球队,打遍全所无对手;他办理的诊断评估材料,准确率100%……  

  “警察,是我军人梦的延伸,我似乎生来就是制服控。”整整警服,李霜满是自豪,英气逼人。 

分享至